渔肥不秃顶w

感谢您戳我x
这里渔。
废物产出一个,会因为学习长弧。
沉迷子供向国漫,目前蹲在京剧猫坑里出不来xxx
cp我主流瑞金雷安武白西瞳伽小billdip奇杰,可逆绝不拆x稍微洁癖敬谢理解。
是只过激瞳吹dipper吹金吹x正太都是我喜☆
若这垃圾堆能博您喜爱,我将不胜感激●v●

——某:“看那个小个子的,很可爱鸭!”
——西:“!”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是个码字的我不胡搞瞎搞了【卑微

我球球姥爷们产他们,明明以前是撒哈拉现在突然极圈了【。

饿啊。

【武白】时已千帆过尽

★我爆更!


★字数爆了我肝也爆了x


★题目和正文没多大关系胡起乱起系列【。


★关爱废物写手从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三连做起!!【哈特


前几日的旧雪化了。


武崧随手拿了本书,走到窗台旁的木摇椅上坐下。难得可见的冬日阳光在雪上泛着蜜色,好像那丸子手上的鱼丸淋上厚厚一层的枫糖浆。


被这样的光照着,人不觉间变的懒散了。


过几日就是春节了吧。


武崧半合了眼,也没了接着看书的心思。


外面却突然吵闹了起来。


叹气,起身。自从自己开了这家武馆以来,麻烦事倒是一日都不少。


揉着眉心提起精神,武崧抬手拨开武馆前层层叠叠的人群。


“又是怎么了?”


睁眼,却被那道白色的身影晃了个措手不及。


眼前的白发少年没心没肺地笑着,向旁边的漂亮姑娘吹着石破天惊的牛皮:“等着看我天才白糖一招半式就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听得一旁的猫如梦初醒般对着武崧补充了一句:“哦对了他刚才说要把馆主你打得落花流水。”


武崧黑着脸笑笑,迈步走到神侃的白糖身边一把搭上他的肩膀“丸子,你刚才说什么?”


“哇啊武,武崧?我…哎呀也没什么……”


白发少年转向他的目光中,有被抓包的尴尬,更多的确是能够再次见面的满足与雀跃。


武崧的嘴角不觉扬起欢快的弧度,说出来的话却是不饶人:“哦?我刚刚好像听见某个自吹自擂的丸子要把我打得落花流水来着。怎么这么快就认怂了?”


“……哼来啊臭屁精,谁不行谁是孙子!”闻言白糖鼓起堪堪半褪稚嫩的小脸,用那双漂亮的金棕色眸子剜了武崧一眼,越过他窜进了武场。


这些年过去,白糖也还是这孩童心性,武崧不过略施小计,他就自投了这天罗地网。


心情甚好的武崧噙着笑紧随其后。


武馆的弟子们遣散了围聚着的人群,刚一进门就看到自家平日不苟言笑的馆主和方才很嚣张的白发少年对峙着,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来吧丸子,我让你一招。”武崧斜挑起薄唇,沉稳的少年此刻却显露着孩子气的张扬,眼中的战意渐渐累积翻涌。


“瞧不起人啊臭屁精!”


动作只是在一瞬间,白糖脚尖点地,点水蜻蜓般迅速掠过了十多米,眨眼就缩短了和武崧之间的距离。少年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抬臂就是一记直拳,袭向武崧面门。


白糖孤儿一个,举目无亲。遇到星罗班之前就会了些拳脚功夫,但都是不入流的野路子,甚至是些自己琢磨出的小把式。“歪路”走得久了,即使之后再和做宗系统地学习,出的招式也是捉摸不定,最是令对手头疼。


见武崧还没有动作,白糖扩大了胜利的笑容,眼看胜负已定,那玄衣少年却有了动静。


武崧抬手接下白糖的拳头,轻巧地一别就将白糖的手腕擒在了掌心,借势一拉把白发少年拽到身侧,哨棒横扫向白糖的腿弯。不过电光火石间,先前嚣张的丸子就跪趴在地。


“哎呦好疼!臭屁精你还真动手!身为师兄你就是这样欺负师弟的?等我回去告诉班主婆婆…看她不把你……”


武崧嗤笑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不断碎碎念的丸子,到底出了几分力道自己怎会不清楚,一把拉起白糖,武崧正色道:“说吧,这个时候来找我,可是星罗班有了什么难事?”


大战后,黯最终战败,化为一抹飞灰,而他们几人也师出星罗班,分道扬镳。小青回到身宗和父母寻找让墨紫脱离混沌兽的方法,大飞回乡和奶奶生活,明月就此留守云悠谷,他自己也回了打宗,在临近宗宫的城镇开了家武馆,忙得分身乏术。倒是这丸子,在咚锵镇和荣光师兄班主婆婆一道照料着战后重开的星罗班,小日子过得好不惬意。武崧他们也在琐事上帮扶着逐渐壮大的星罗班。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们这辈子都是唐明的弟子,都是星罗班的弟子。


“倒也不是,星罗班好着呢!新来的小猫都由荣光师兄带着,我寻思着近日无事,又怕你一人过年寂寞,就来和你抱个团儿!看吧,我可是心系着你呢!”那丸子说着就笑眯了眼睛,伸出根葱白的食指晃了晃,此时阳光毫不吝惜地透过窗帘洒在他的银白的发上,头顶被反射晕染的光好像天使头上的光圈。


“怕了你了。”武崧发现最近自己叹的气真是越来越多了,摆出了久违的师兄架子,他教训着这不让人省心的丸子:“你这丸子近日练功又懈怠了吧,不然怎会被我三两下制住……


上下打量着依旧笑得没心没肺似的少年,武崧一挑眉,似是察觉了什么一般改口道:“不对,你没带武器!你那把大铃铛呢丸子?”


“呵,谁偷跑还带这么显眼的东西,你怕不是被我打傻了吧?”说罢翻了翻眼睛,一勾唇却顶着张贱兮兮的笑脸凑近了武崧:“师兄你看我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陪你过年,你看你是不是该好好款待下你懂事的师弟?”


武崧猝不及防被这丸子靠近,愣了一下也没闪躲。这张凑到眼皮子底下的小脸嫩白,肌肤细腻得比起姑娘都过之不及,在充足的光线下仿佛泛着温柔的水光,睫毛长而卷翘,鼻子小巧嘴唇红润,称的上一声清秀养眼。那双眼睛却是美得惊心动魄,金色的眼底次第沉睡着群星,似乎只要微风过境,就能在那眼里看见星辰大海,白鸟青云。


见武崧看着自己呆了过去,白糖满意地眨眨眼睛,迅速地伸手——一把摘下了武崧头上的黑帽。白发少年大笑着转身跑开,笑声细碎地从远处传来。


“你这丸子又胡闹!还不快点还给我!!!”


end.


【西瞳】碑前雪

★我渔汉三又回来了!!


★久违的更新x其实是贴吧活动的贺文充数hhh


★是一块不怎么虐的刀片【。




转身入明睛,仍是旧景。


眼宗是无所谓有四季之分的,一年四季皆是被皑皑白雪所覆盖。二月暮冬十分,平原地区已不似先前这般寒冷。新年将近,处处张灯结彩,冰宫前的门柱上也贴上了小辈们置办的红对联,两个红灯笼相对而望,颇添了些喜气。


紧了紧裹身的裘衣,提一壶清酒,捡两盏瓷白,想着些有的没的,瞳瞳停在一方石碑前。他开口。


“啧。笨蛋西门,我来看你了。”


雪又毫无征兆地落下来了。纷纷漠漠的雪花晶莹剔透,缓缓融入地上沉积百年的雪毯。


远远传来了弟子们惊喜的欢呼声,为这突然的,或许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雪。


叹一口气,瞳瞳斟起两杯酒,一杯入口,抬起另一杯,洒在杯前,溶了一片雪。


“西门,马上就是新年了,你说这大过年的,除了我也没人记得你。倒是给你落了个清静。


“哎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回来,我们在天眼台上比武。那天雪也是这么大,还刮着很大的风,你说啊‘唯有冰牢那件事,我是不会道歉的。’我记得我回的是‘我也不会道谢的。’看吧,我记得可清楚。”


可我也食言了,你的确不用道歉,我却来道谢了。道什么歉又道什么谢呢?你我之间,早已是把自己的命结个红绳,拽着塞进对方的掌心里。


所以你不过给了我条命,我收着便是。


瞳瞳扫开半融的雪,寻个位子坐下,将头倚在石碑上,碑顶比他的头顶正好高出一寸,就像同坐时,西门总比他高一寸。


只是西门虽身子单薄,却不似石碑这般寒冷。


瞳瞳使劲儿咧嘴笑笑,那眼泪却又像串珠儿似的淌下来了,在雪上砸出一个个小坑。


天眼台一战后,西门有意退位,时已恶名遍地,人心尽失,却又不舍辞了瞳瞳,便深居明睛,琐事上帮扶着他,身体也愈发不如前。


西门自幼体弱多病,那段时间更是肉眼可见地消瘦下去。


瞳瞳只恨自己愚钝至此,被西门精神的表演唬住,也相信他仍身体康健,不过是吃住不惯。


直到他竟再无法压制,生生在自己面前口吐黑血。他才发现,原来他早已抱恙多时。


他得到的只是一声“对不起。”


不是说好今后再不与我道歉吗?


西门苦笑,却无言。


三日后西门陨殁,终究未能熬过这个暖冬。其一生无子嗣无作为,唯深爱一人,肝肠寸断。


瞳瞳起身,拍拍粘在衣袍上的雪渍,从怀里摸出一个油纸包,解了麻绳儿,露出内里包裹着的粉白糕点。


放下糕饼,瞳瞳笑得眯了眼睛,从袖中取出一叠红棉线来,在碑旁的桃木枝上细细编挂,盘扣玲珑。


“还有啊,上回你没来得及过个年儿,这回我给你补上……”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the end.


细雪葬江河,飞鸟有归期。

智障老渔在线诈尸。
想画出一种温柔的感觉,但发现画完简直是屎【。
文手画画最为致命x
我永远爱笨蛋丸子哎嘿【痴汉笑。
不会用老福特滤镜x
关爱傻逼产出从评论做起x

【武白】见南山


——与君过东篱,抬首见南山。




★我超喜欢流战后啊啊啊_(´ཀ`」 ∠)__

★是写他们无忧无虑的田园生活×一个不怎么甜的糖渣渣´∀`

★他们属于官爸,ooc属于我。

★这里渔,是个月考数学挂科的笨蛋,为了半期要开始长弧啦——

★亲爱的们好久不见×

暮色四合。

有两人急匆匆跑过树林,疾风扬起数不清的细碎草叶,二人皆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

不久,两人重回原地。

“臭屁精——武崧——怎么办啊——”白糖身心俱疲,将说话的声音故意拖得老长,没了骨头一般趴到武崧背上。

“笨蛋丸子别乱叫。”武崧没好气地接道:“还不是你走错路害我们这样。”

“明明是你石头剪刀布又输了哎!”

“……”

武崧看了看周围熟悉的景色,确认了这和五分钟前跑过的是同一片树林后,拉上白糖在一棵较为醒目的树下等待同伴找来。

天色渐晚,还不见有人寻来,武崧有些疑惑,小青和大飞都不是粗线条的人,更何况自己在发现迷路之后还沿途做上了记号,没道理他们还未发现。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武崧正思索着,却发现身边骤然安静了下来,不觉侧目。丸子难得安分,乖巧地把自己抱成一团蜷缩在武崧旁边,见他投来目光,傻兮兮地笑笑,挠着白嫩的脸蛋:“有…有点冷。”

落日的余晖努力散发着最后一点温暖,武崧穿着长袖的打宗弟子服都能感到丝丝寒意悄然钻上手臂,更何况丸子这薄薄的一件白衣。

长叹一口气,武崧长臂轻舒,把冻得轻轻战栗的白糖揽入怀中。

“傻丸子。”

尽力控制体内韵力的流动,武崧的身体逐渐温热起来。

“冷为什么不早点说,逞什么强,受寒了还要我照顾你。”

武崧的身体温热,暖意一阵阵传到白糖身上,在这陌生的环境里,白糖却莫名地感到安心。

还有困意。

或许是因为身边的他吧。

暂且让你得意一回,臭屁精。

白糖心想。

月落巫山,在一片银白下,少年相拥而眠。

这就是小青和大飞寻来时看到的场景了。

【武白】寄你星辰万丈光Ⅱ

★这里还是渔√
★明日月考,死猪不怕开水烫√
★排版再变√
★我也想要一个会辅导的崧崧。。
★阅愉↓


白糖明日有个考试。

本来白糖的学习武崧是不多过问的,毕竟自己是作为白糖的恋人而不是爹,可这次的考试却空前的让武崧也上心了起来。

因为名次退步50名以上请家长面谈。

白糖的家长是谁呢?

武崧不容易。

难得清闲的周末下午,武崧左手抄起一叠厚厚的教辅,右手搂过白糖放在腿上,夺过白糖紧攥在手里打着游戏的手机,正色道:“丸子,如果你还想考好,就得听我的。”

“我就玩一会儿,就一会儿!等我打过排位赛就……唔!?”

丸子不听话怎么办?

武崧大佬有办法。

唇齿研磨着,白糖渐渐喘不过气来,白皙的脸蛋泛上潮红,耀眼的金棕色眸子蒙上了一层雾气,柔软可欺。

“听不听我的认真复习?”

“……”

“复习就放过你。”

“嗯。。。”

“真乖。”

“武崧你个流氓啊啊!”

亲够了媳妇儿的武崧心情愉悦,抱着丸子柔软的身子翻开一本五三。

武崧声线清冽,带着青年特有的磁性,成功让白糖多情的小耳朵怀了孕。

可能是刚刚被亲得缺了氧,白糖脑子一蒙,竟然嘟起嘴在武崧的脸上啾了一口。

武崧危险地眯了眯狭长的凤眼。

丸子你这是在玩火。

看来这习是不能好好复了呢……
    



★妈哟我这是在写什么满是ooc(*´ー`*)

看在我明天就上刑场了大家就放过我吧。。

那个弱智的梗取自小学二年级(大概)课文《植物妈妈有办法》,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们班突然爆火。。。

废渔的垃圾堆。
若能博君一笑,不胜荣幸。

【武白】寄你星辰万丈光Ⅰ

★蠢渔又双叒叕来啦!!!

★感谢所有喜欢这些辣鸡文字的天使!!你们的支持我都看到了!你们的喜欢是我最大的动力!(´˘`*)♡
特别表白海伍德老师呜呜!!!她真好我爱她!!!。゚(゚*´▽`゚*)゚。 @二十五度°

★换了新的排班,希望大家有看得舒服一些´∀`

★原谅我的秋天只有穿毛衣,喝温水,听着落叶的声音入睡_(√ ζ ε:)_

★入秋了,诸位要注意保暖鸭:-)

          ——予我和暖四月阳,寄你星辰万丈光。


     “臭屁精!武崧你快过来!”刚吃过中饭的白糖窝在宽大柔软的沙发上大呼小叫着。

      “……笨蛋丸子别咋咋呼呼的。”武崧穿着宽松的黑色卫衣,与之格格不入的是围在劲瘦腰肢上的淡粉色围裙,嘴上嗔怪着,却快步走到了少年身边。

      白糖一把拉过恋人的袖子,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慵懒和满足,愉悦得就像正午的阳光,而武崧觉得自己就是在阳光下曝晒的巧克力,温暖得马上就要融化掉。
       

      “坐下嘛!”

       武崧顺从地坐在白糖旁边,解下围裙放在沙发扶手上。

      “怎么了?” 伸手揉揉丸子柔顺松软的白色短发,武崧轻声问道。

       “嗯…没什么,就是有点想你了!”

        “笨蛋,我不是就在你身边吗……”①

         “嗯嗯!”白糖傻兮兮地笑着,埋头钻进武崧怀里,挑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惬意地舒了口气:“啊——还是武崧身上最舒服了!”

         武崧笑笑,顺手搂紧了怀里的丸子。白糖还未发育完的身子才真的舒服,柔软,带有少年特有的清新的阳光味道,混合着新买的柠檬洗衣液的香味,闻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人心口的位置甜甜的,酥酥麻麻。

          武崧闭上眼。

         “呼——”

          耳边是丸子均匀温热的呼吸和轻轻的鼾声。

          轻轻的鼾声?

          无奈地睁眼,果然看见白糖闭起了平日亮闪闪的金棕色眸子,嘴角挂着几根银丝,睡着的样子无忧无虑,像个三岁的孩子。

          真是笨蛋的啊……

          再次闭眼,把脸埋进丸子温暖的颈窝,白糖无意识地动了动,武崧呼吸着周身白糖的气息,昏昏欲睡。

         被丸子叫过来之前自己是要去做什么呢?好像是…要去洗碗吧?都怪这丸子胡闹……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在失去最后一缕意识前,武崧如是想到。



  PS:这是一篇放假在家抱着对方睡午觉的弱智日常hhh全篇靠对话撑起我也是懒死_(√ ζ ε:)_

P·PS:① 的梗取自人教版初二语文练习册的一篇阅读短文《在你身边想你》。
当时看到就想写了。。现在才写出来_(√ ζ ε:)_

P·P·PS客官若是喜欢,赐洒家小红心小蓝手可好?_(√ ζ ε:)_

[武白]寄你星辰万丈光

★对还是我这条老渔 |・ω・`)
★来打个预告存个脑洞 |・ω・`)
★想看的客官们请及时催更这里真的很懒 |・ω・`)

就突如其来的脑洞,猫圈真好……【安详x】
  
大概中长篇,持续更新。。

已工作。职场精英崧×兼职高中生糖。

年龄操作有,崧26,糖18.
[让丸子压线成年,崧崧就不算犯罪了hhh]

真·无脑甜·注意
同居日常砂糖向,通篇甜宠。

武白真好崧崧是我心中的白月光了!!!
渔:武白……真香!!!( ¬  *)

[武白]本初

★名字瞎起x
★玻璃糖慎阅,HE保证!
★意识流+文笔废,辣鸡渔已经尽力了(*/ω\*)
★ooc已经尽量避免,应该还是有一些(*/ω\*)
★这里渔,性情温良极易勾搭,不了解一下吗(*/ω\*)
★配合BGM食用更佳——《孩子》
★喜欢的话请小红心小蓝手(*/ω\*)
★以上OK请↓

    是夜。
    白发少年独自行进着,惨白的月光将他的纤瘦的身影映在山路上,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月亮就快要下山了。
    白糖加快了步伐,身后星罗班的草堂被隐没在竹林深处,遍寻不见,前方不远,则是咚锵镇的万家灯火。
     白糖垂下眼睫,心中好似有一道温柔的声音朦胧地唱着:“去远方…去远方…从此客行他乡。”

     
     与黯战后,星罗班四小将各自殊途。武崧小青回到宗派休整准备继位,大飞回村把时间留给奶奶。而白糖,消失。
      打宗身宗长辈有意促成家族联姻。便私下商议,为武崧和小青作了庄婚事,岂料小青不从,以死相逼。这婚事,也一拖再拖,武崧便作势推了这荒唐的婚。
      小青既不愿,武崧也不忍强求,再者……
      武崧从书卷中抬头,窗外细雨纷飞,冷风萧瑟。不知那丸子,可有好好照顾自己……
     
       人的一生是否都会有一份记忆是此生都刻骨铭心的?武崧不知,只知道,与丸子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他的笑,都是他此生不换的珍宝。

       大战前夕,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肃杀严峻的模样,唯白糖一子,依旧挂着无忧的笑容。
        他看着他像往日那样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地惹小青生气,忍不住出声询问:“丸子,明日就是与黯的最后一战了,你……”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他回身,仍是笑意盈盈“可臭屁精你知道么?明日一战,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现在不笑啊,以后可就……”
       “丸子!”
        他听见自己大吼着打断他,仪态尽失。
        他看见小青和大飞投来的担忧的目光。
        可他又有什么办法?要失去的感觉,真的好真实,真的好可怕。
        白糖被吼得愣在原地,半晌才将僵在嘴角的微笑放下,他低下头,略长的刘海把他的脸色遮挡得模糊不清。
        “臭屁精,跟我出去走走吧。”
         武崧已经不记得那晚都谈了什么,那些亦都不重要。眼里只有他低头吻住丸子那张喋喋不休的嘴时,他通红的脸颊,和眼底流泻的万丈星光。
        花香草香,仿佛连月光的气息都能闻到。
        “丸子,不管怎么样,你给我好好的。”

         战斗比所有人预想的更加残酷和激烈。
         身边的伙伴一个个倒下,不同的脸上坚定执着的表情,不同眼里的信任和托付,不同的嘴喊着:“后面的,就交给你了!”
        交给你了,我们的韵力,交给你了,我们的梦想,交给你了,我们的希望……
        白糖轻笑着,捏碎了念珠,和韵力一起化为金色的牢笼。
        全都交给我了啊……
        那就让我最后一次,来守护你们吧!
        黯释然地笑了,和最后一抹混沌一起烟消云散。
        白糖失去韵力和韵纹,沦为普通猫民。
      
         回了吗
         回了呀
         累了吧
      
        武崧不顾一切赶到时,  一身伤痕累累。他的丸子,正无助地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把浑身颤抖的白糖圈入怀中,他轻拍他的后背安抚着:“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武崧…我没有韵力了!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能守护你。

         “武崧…我再也不是京剧猫了……”
         
          没关系,没关系,还好我没有错过你。
                                                                猫历3035年7月4日,星罗班带领十二宗与黯一战,皆伤,无人亡,猫土重获光明。

        次日,白糖消失,战斗中最大的功臣,全猫土的英雄,人间蒸发。

           走了吗
           走了呀
           累了吧
     
        细雨霡霂,武崧着一身黑色打宗弟子服,撑一把油纸伞,左手横握哨棒,少年翩跹,不染纤尘,亦如他们初见时的模样。
       多年不见,咚锵镇的青砖黑瓦红门皆未改变,武崧驻足,竟有恍若隔世之感。
       身旁的乡亲们匆匆擦肩而过,也有少数者认出他,试探着喊他的名字,他笑着应答。

       蓦然间,一位白发少年跑过武崧身畔,那面容,那回眸一笑,竟和白糖九分相似。
       他抛下热情寒暄的乡亲,转身,向少年追去。
       是你吗?是你吗?若是你,我便再也不放手了。

       少年蹦蹦跳跳地跑进转角的巷子,待武崧追去,少年已消失不见,之余巷角的桂花树翩翩摇曳,一树花开。
        低头立于树下,武崧叹气,是我相思成疾。
        一声浅笑,清越的少年声音自树间传来,武崧抬头一望,白糖坐在枝上,笑得露出了两颗虎牙儿,低头唤他:“总算来了啊,臭屁精!”
       “啊…来带你回家。”
       
        走了吗
        走了吗
        回了呀

中秋·皎皎明月似君心

emmm...趁放假艰难回坑复健x
这里渔,叫蠢渔什么的都可以,性情温良极易勾搭,是个全废产出了。初三学业繁忙成狗,更新时间不定x
老福特新人请多关照xxx

    明月悬挂在天幕上,柔和的月光遍洒大地。
    金发少年托腮倚在窗前,浅蓝色的明眸中眼波流转,似有万千星辰藏身其中。
    “又兀自发什么呆?”
     瞳瞳回身,见西门手托一盘颇为精致的糕点缓步走来,月色下的面庞竟是比那盘中的冰皮月饼还要白皙。
     “倒也无事,只是想着当年你关我入冰牢那晚,这月儿也是这般模样。”瞳瞳说着移开了目光,又望向那圆圆的月亮。
      西门放盘的手不觉一顿,随即又恢复如常,嘴角含着妖艳的浅笑,翻腕捏起一块桂花糕递至瞳瞳嘴边:“怎么还是这样孩童心性,今日我们不谈旧事。来,常常我的手艺如何。”
      瞳瞳甚是自然地用嘴接过。
      糕点入口即化,桂花的香气在口中丝丝飘散,黏度正好,甜而不腻。西门的技艺当属上层。
      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瞳瞳歪头一笑,眼中的星星都亮了几分,满意地叹着:“真是香甜,应好好赏赐这厨子。”
      西门轻笑一声将他的珍宝半榄入怀,抚着少年柔顺的金发,心下呢喃:
      我西门一介草民,遍寻一生,不过愿年年岁岁,此间少年。

  本场最佳--桂花糕(不。
给大家拜个晚年!(滚。
评论的都是天使x〖悄咪咪比哈特